救救内地娱乐吧

  《创造营2021》开播,90位学员中外籍选手占据26位。最终出道位11个,七个中国人,三个外国人,一个自定。

  他试图用古筝自弹自唱,自我陶醉,高喊“耶”,声嘶力竭之余全是外人茫然不知其所谓的尴尬。

  就像学员化用杨笠式的评价说的:“他虽然没有那么强,但是很搞笑,很自信。”

  后来导师们干脆免疫了,说起了温柔的安慰的话,互相比起来,谁说的中国话更好听。

  还有选手拼了命地化精致的妆,孰不知苹果肌油光太大了,就把最青春气质的特质抹消掉了。

  那边的和马也不遑多让,他就读哈佛,是日本知名时尚杂志《MENS NON-NO》的专属模特。

  甚至一句致赞多的“买个热搜吧朋友”,都在弦外之音里揶揄里国内练习生的一些“习惯”。

  于是综艺节目往往喜欢借此制造噱头,吸引话题流量,让外人以为内娱选手完全一无是处。

  可能这次也如此,毕竟第一期之后的一些中国选手看上去也有实力,后面的一些外国选手也并非都在天花板一级的水准。

  当我们现在的内娱练习生看看从韩国来的“归国四子”,甚至更早的韩庚等人时,他们就知道差距在哪里了。

  在“青3创4”给我们打开了内娱和日韩差距的世界前,陈思诚已经大玩了一把。

  妻夫木聪(姓“妻夫木”)在日本也算是一线明星,是我们口中的“流量明星”的代表。

  长泽雅美(1987年出生)饰演小林杏奈,更是我们熟悉的“流量明星”了,和新垣结衣成为不少中国年轻人口中的“老婆”。

  染谷将太(1992年出生),特别喜欢去挑战不同的角色,挑战不同风格的电影。

  在他们这些8090后新生代演员的轮番演技攻击下,国内的演员似乎有点儿脱节了,跟不上日本演员的演技水平。

  如果有一个词来概括我国新生代偶像明星和演员群体的现状,我希望是——浮躁。

  这些来源于网络的片酬表里,有多少演员是实打实的,有多少真的对得起身价和片酬?

  在“为什么这么多歌手参加《我就是演员》”的问题里,网友们义愤填膺地呼告:

  可只要拍一集就能几十万片酬,几百万片酬,又有什么阻挡得了他们撕下脸皮,糊弄戏剧呢?

  “运气永远不可能持续一辈子,能帮助你持续一辈子的东西只有你个人的能力。”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